關於《禪心與天恩》── 一個中年移民家庭的奇蹟

歐陽楊梅玉

在因為眼科手術失敗,使我成為「法定盲人」後,我即不斷地詢問上主:「主!那麼禰要我做什麼?…一輩子的努力、追尋、精進,一身的專業訓練,禰如此的裝備我,為的是什麼呢?…主,請告訴我禰的旨意在哪?(註 1)」「拜特殊電腦科技軟體的幫助,我得以利用我剩餘的有限視力…,(註 2)」來完成《禪心與天恩》一書的出版。

「感謝單國璽樞機主教,在百忙當中慨以為序鼓勵。(註 3)」今年(2007)四月中,才乘回台省親之時,於聖枝主日在高雄善導堂與單樞機匆匆一面致謝,八月二十四日,舍弟卻由台北傳來一份剪報,驚聞單樞機罹患肺腺癌的消息。單樞機不要教友為他求奇蹟,只要祈禱他能完全遵照天主的旨意。單樞機面對疾病的態度,真是全球教友的最佳典範。

「終身恩師任兆璋修女是我的再造父母,生命中若沒有了她,我這輩子會是十分貧乏的。在她因癌症迅速惡化而受盡煎熬,且無法閱讀下,仍為我口訴序文,由鄒逸蘭醫生幫忙打字,此大恩大德,永遠無法回報!(註 4)」她已於 2006年 6月 17日,蒙主恩召,安息主懷。懷著一顆感恩的心,願將此書獻給她,並推出義賣。

外子「三歲沒了父親,小學前,母子到處流浪,…(註 5)」因此他從小就立志,將來有一天賺了大錢,要蓋一所孤兒院,照顧與他有相似貧困背景的孩童。可惜上天並沒有讓他發大財,也沒有中樂透,一輩子僅靠薪水養家度日。但是他「與我休戚與共,在人生道路上陪著我耐心地繞道行走,對我有無盡的包容與接納…(註 6)」「歐陽先生總是靜靜地在她身旁,他的包容與支持,一直是不可缺少的力量。(註 7)」

在紐約有個「燃燈助學計畫基金會」從 92年開始在大陸偏遠地區,由助學到建校,目前每年約有近百所小學工程的興建,非但經驗豐富,且將各方捐助的每一分錢都做最完善的使用。因此《禪心與天恩》的義賣款項,將全數捐給該組織,希望藉著他們的豐富經驗和信譽,加上大陸政府的相對撥款及當地人民的人力協助,使「天恩育幼小學」能早日美夢成真,甚至遍及神州大陸的各個偏僻窮苦鄉鎮。在此也要感謝聞道出版社的支持此項義賣活動。

這項義賣捐款計畫,看來像是痴人說夢話,猶如一滴小小水滴,投入汪洋大海中,起不了一絲漣漪。但憑藉的是「愚公移山」的執著,也將如過去一樣,以我的專業,受邀到各地團體,舉辦各種有關心靈成長的講習會,並再開發其他的企畫案,多方面繼續募款。深信「謀事在人,成事在天」。何況有您們的支持,將不致於功虧一簣。

天恩浩蕩,生命中無論是「順增上緣」或「逆增上緣」,都有無數的恩人。別人是「滴水之恩,湧泉以報。」而我是「湧泉之恩,滴水以報。」但願像「窮寡婦的兩文錢」捐獻,能為上天所悅納。

(註 1,2,3,4,6)請見《禪心與天恩》自序; (註 5)請見本書內「一封無法投寄的信」;(註 7)請見本書內「心眼常明、心火常熾」──任兆璋修女序文。(台端如欲贊助此義賣,購書請電留言 949-857-0299 email: ouyangcounseling@gmail.com

回前頁